法甲地理:没有同城德比、存在断裂带的均衡分布?

关于法甲是不是欧洲五大联赛之一,可能存在争议,但从欧足联在3月初更新的欧战系数来看,法甲确实排第五,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连续十余年进入欧冠淘汰赛阶段、并在2019-20赛季获得亚军的巴黎圣日耳曼,所以,我们就从它开始说起。

巴黎是法国的首都,也是欧盟第一大都会(主要归功于英国脱欧)。与圣埃蒂安并列法甲“十冠王”的巴黎圣日耳曼组建于1970年,由1904年成立的圣日耳曼体育会和1969年成立的巴黎FC合并而来,只不过巴黎FC在1972年又独立了出去。

“圣日耳曼”的名称是球迷朋友比较关心的,它指的是巴黎西北的卫星城——圣日耳曼昂莱(Saint-Germain-en-Laye,有时也被简称为圣日耳曼),其命名是为了纪念公元6世纪时期的巴黎主教——圣日耳曼,不过这位“圣日耳曼”并不是日耳曼人,因为他的父母都是罗马化的高卢人,而高卢人其实是凯尔特人的分支。

圣日耳曼被认为是穷人的保护神,除圣日耳曼昂莱之外,法、比、意、加等国有众多地名都源自于他,例如巴黎市中心就有圣日耳曼德佩区。需要注意的是,圣日耳曼德佩(Saint-Germain-des-Prés)的拼写与荷兰前锋孟菲斯·德佩(Memphis Depay)是不一样的。

在卡塔尔财团入主巴黎圣日耳曼之前,其标志中“巴黎”和“圣日耳曼”的地位是大致相等的,不仅采用相同的字体,还分别加入了象征巴黎的埃菲尔铁塔和象征圣日耳曼的摇篮(纪念出生在圣日耳曼昂莱城堡的路易十四)。

被石油资本收购后,圣日耳曼的特征受到了削弱,不仅删去了摇篮,而且“圣日耳曼”的字体大小和位置也发生了变化,不过“大巴黎”目前仍使用以原圣日耳曼体育会的乔治·列斐伏尔体育场(Georges Lefèvre)及周边设施为基础而建设的训练中心。

但持续时间可能不会太长了,因为巴黎圣日耳曼在2020年兴建的新训练中心即将竣工,全队上下还在1月底去实地考察了工程进展,之后老训练中心将主要供女队使用。

巴黎圣日耳曼的主场是王子公园球场,其北侧是主要举行橄榄球比赛的让·鲍因球场,再往北则是法网的举办地——罗兰·加洛斯球场(红土)。

虽然巴黎目前仅有1支法甲球队,但是在遥远的1947-48赛季,曾有3支巴黎球队同在顶级联赛竞技的盛况,分别是巴黎红星、巴黎竞赛(Racing Club de France)和法兰西体育会,他们至今依然存在,不过都是在低级别联赛。

巴黎所在的法兰西岛是法国最富裕的大区,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其2019年的人均收入约合28168美元;而其正北的上法兰西则是法国最穷的大区,2019年的人均收入约合22030美元,但两者之间的差距并不大,还不到1.28倍,这说明法国收入分配的地区差距比较小,与之对比,意大利(1.64倍)和一些亚非拉国家存在明显的区域收入壁垒。

朗斯目前排在法甲第三,很有可能获得一个欧战乃至欧冠的席位,我们曾经做过专题——《上法兰西的朗斯:“马克龙”赞助的勒庞票仓?》,在这里就不再赘述。

与朗斯组成“北方德比”的里尔奥林匹克是法甲纬度最高的球队,他们距离法比边境只有9公里,其绰号“獒犬”,最大成就是在2020-21赛季虎口夺食,打破大巴黎的连冠之势,从而获得队史第4座顶级联赛奖杯。

里尔的主场是以前市长为名的皮埃尔·莫鲁瓦体育场(Pierre Mauroy),可容纳5万余人,不仅是法甲第3大体育场,也是唯一采用可开合式屋顶的体育场,目前被赞助商冠名为迪卡侬竞技场(Decathlon Arena)。

上法兰西的东侧是大东部大区,它由阿尔萨斯、洛林和香槟-阿登合并而来,虽然名为大东部,但实际只管辖法国的东北地区。由于梅斯降级,因此大东部现在只有3支法甲球队。

大东部的首府是斯特拉斯堡,它在过去是阿尔萨斯大区的首府。因为小说《最后一课》入选了语文教科书,所以阿尔萨斯在我国的知名度比较高,而当地唯一的法甲球队也将“阿尔萨斯”加入到俱乐部的命名之中,它就是阿尔萨斯斯特拉斯堡竞技俱乐部,其初创于德治时期的1906年,当时的名称是纽多夫足球俱乐部(Fussball Club Neudorf),纽多夫是斯特拉斯堡的一个社区(类似于布伦特福德是伦敦的一个社区)。

斯特拉斯堡是极少数集齐法甲、法国杯和法联杯(已停办)等法国三大杯的球队,其主场因位于城南的梅纳乌街区(Meinau)而得名,可容纳大约2.6万人。

法国源自中世纪早期的法兰克王国,其开国君主克洛维在兰斯接受了洗礼,而后继的大部分法国君主也基本在兰斯大教堂加冕,因此,曾获6次法甲冠军的兰斯,专门在俱乐部的视觉符号中加入了一顶王冠以彰显城市的光辉历史。

兰斯的主场是纪念抵抗运动成员的奥古斯特·德洛纳体育场,德洛纳在1943年被维希法国的警察逮捕后移交给盖世太保,经严刑拷打后被害,但他坚贞不屈,值得尊敬。

成立于1986年的特鲁瓦是目前法甲中最年轻的球队,他们在2020年被城市足球集团控股,与曼城、纽约城、孟买城、墨尔本城以及巴勒莫、赫罗纳、洛默尔(比甲B组球队)、横滨水手、四川九牛等俱乐部同在一个大家庭。

特鲁瓦的全称是香槟奥布特鲁瓦希望体育会(Espérance Sportive Troyes Aube Champagne),“香槟”指的是香槟地区(兰斯和特鲁瓦是其中心城市),理论上讲在这里酿造的香槟才是真正的香槟(注意不要在中场休息时打开)。

“奥布“指的是奥布省,省城是特鲁瓦,省的编号是10号,所以特鲁瓦的标志中央是“10”,而“希望”则是一种美好的祝福,采用类似命名的球队还有非洲的突尼斯希望(Espérance Sportive de Tunis)。

特鲁瓦曾在2001年获得过国际托托杯(此项赛事已停办),其主场是奥布体育场(Stade de lAube),以省名为名,容量约2万人。

大东区南侧是勃艮第-弗朗什-孔代大区,其首府第戎也是科多尔省省城,当地的科多尔第戎足球俱乐部在前年降入法乙,所幸欧塞尔在去年升入法甲,因此勃弗孔大区依然拥有顶级联赛球队。

欧塞尔的全称是欧塞尔青年会,它在建立之初拥有天主教背景,因此俱乐部标志绘有八角十字架(马耳他十字)。

欧塞尔的主场是以俱乐部创始人为名的德尚神父体育场(Stade de lAbbé-Deschamps),其容量约1.8万人。需要说明的是,德尚神父并非是法国队主教练迪迪埃·德尚的亲属。

勃弗孔大区南侧是奥弗涅-罗讷-阿尔卑斯大区,大区首府是国际刑警组织总部所在地——里昂。关于里昂和马赛到底谁是法国第二大城市,一直争论不休,这其实是统计口径不同而造成的差异。

里昂奥林匹克是法甲唯一完成过七连冠的球队(2001-02赛季到2007-08赛季),他们在去年年底被美国的雄鹰足球财团(Eagle Football Holdings)收购,与水晶宫、博塔弗戈以及莫伦贝克成为兄弟俱乐部。

里昂的主场是法国保险公司冠名的安盟体育场(Groupama Stadium),容量接近6万人,在法甲排第二,它和俱乐部一起都属于在巴黎泛欧交易所上市的OL集团,目前每股大约3欧元,而2007年的发行价则是24欧元。

克莱蒙在2021-22赛季首次升入顶级联赛,他们来自奥罗阿大区多姆山省的省城——克莱蒙费朗(由克莱蒙和蒙费朗在1630年合并而来),因此在俱乐部标志中添加了多姆山省的编号——63。

而标志中的人物则是克莱蒙费朗市中心维钦托利雕像的剪影,维钦托利是公元前1世纪的高卢领袖,为了部族的自由,他曾率军大战凯撒麾下的罗马军团,而其雕塑的创作者巴托尔迪(Bartholdi)也是美国纽约自由女神像的设计者。

克莱蒙的主场是以前市长为名的加布里埃尔·蒙皮德体育场,他在二战期间参与过抗德游击队,并从1944年8月起当了28年半的市长,曾在任内力阻总部设在克莱蒙费朗的米其林涉足当地的教育系统。

奥罗阿大区向南是地中海之畔的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大区,其首府是马赛,城内的马赛奥林匹克与巴黎圣日耳曼组成国家德比(Le Classique),与里尔奥林匹克组成奥林匹克德比(Choc des Olympiques)。

法国有众多以奥林匹克为名的俱乐部,主要是呼应在近代复兴的奥林匹克运动,但马赛奥林匹克拥有另一层含义,因为马赛源自古希腊人在公元前600年建立的贸易站,奥林匹克之名让其与希腊根源建立了联系。

马赛的主场是维洛德罗姆体育场,其容量可达6.7万人,是法国第二大体育场(仅次于圣但尼的法兰西体育场)、法甲第一大体育场。维洛德罗姆(Vélodrome)的意思是赛车场,因为其建立之初常常进行自行车竞赛。

马赛所在的普罗旺斯地区以薰衣草而闻名,它和我们在意甲地理所讲的托斯卡纳一样,也是我国地产开发商的“理想之城”,苏州、南宁乃至乌兰察布都有名为“普罗旺斯”的楼盘。

普罗旺斯东南部的滨海地区有一个专属名称——蓝色海岸,其核心城市是土伦、尼斯与戛纳,当地的尼斯奥林匹克与戛纳足球体育会都是法甲的创始成员(1932-33赛季)。

但戛纳已经降至第5级别联赛——全国联赛丙组(N3),想重返法甲(Ligue 1)的话,还需要迈过全国联赛乙组(N2)、全国联赛(Championnat National)以及法乙(Ligue 2)。

而尼斯目前的势头不错,已经挺进欧协联八强(将对阵巴塞尔),是法甲球队目前留在三级欧战中的独苗,他们的老板是英国富豪拉特克利夫爵士,他最近还在尝试收购曼联。

尼斯的主场是德国保险公司冠名的安联里维埃拉,里维埃拉(Riviera)是意大利语和英语中的“蓝色海岸”,至于为什么不采用法语或德语中的“蓝色海岸”(都是Côte dAzur),可能是因为里维埃拉来自古法语(Riviere)。

尼斯和摩纳哥之间的距离只有十几公里,是相距最近的两支法甲球队,但他们之间并不算同城德比,因为摩纳哥足球俱乐部体育会(Association sportive de Monaco Football Club)甚至都不在法国,而是来自摩纳哥公国(注意不是摩洛哥王国)。

摩纳哥在新星加工方面颇有成就,他们常常引进初露头角的年轻球员,将其培养到兑现天赋之后再高价卖出,例如B席、J罗和楚阿梅尼,当然最著名的是姆巴佩,他也是单次交易费用最高的欧洲球员(约1.8亿欧)。

此外,法甲历史第一射手德利奥·翁尼斯(Delio Onnis)的职业生涯巅峰主要是在摩纳哥度过的,他在法甲总计攻入299球,其中157球都是身穿红白球衣(摩纳哥的球衣颜色)时打进。

摩纳哥的主场是以已故国家元首而命名的路易二世体育场,尽管容量不到2万人,但曾在1998-2012年间连续举办十余届欧超杯。

普阿蓝大区西侧是奥克西塔尼,辖区内历史战绩最好的是球队是塞特34(两次法甲冠军),其次则是蒙彼利埃埃罗体育俱乐部(Montpellier Hérault Sport Club),蒙彼利埃是埃罗省(编号34)省城。

蒙彼利埃曾在2011-12赛季获得队史第一座、也是至今唯一一座法甲冠军,当时的主力射手是吉鲁(当赛季法甲金靴, 21球),而他从此之后几乎每年都能捧起一座奖杯,仅英格兰足总杯就拿了4个,最重要的是随法国队夺得大力神杯以及在切尔西捧起欧冠奖杯。

蒙彼利埃的主场是莫松-98世界体育场,莫松指的是体育场外的莫松河,而“98世界”指的是其曾在1998年承办世界杯的6场比赛。

奥克里塔尼大区的首府是图卢兹,世界杯单届进球纪录(13球)保持者——朱斯特·方丹于3月1日在此逝世,他也曾短暂执教过图卢兹足球俱乐部。

图卢兹在2020年被美国的红鸟资本(RedBird Capital)收购,而红鸟资本还控股AC米兰并通过投资芬威体育,获得了利物浦的部分股权。

因为图卢兹当地居民对橄榄球也极为喜爱,所以图卢兹的主场——图卢兹体育场即将参与举办5届橄榄球世界杯(1954/72/99以及2007/23),但只参与承办过一届足球世界杯(1998)。

加龙河从图卢兹穿城而过,图卢兹体育场就坐落在河中的拉米尔岛(Île du Ramier)。作为法国流量第三大河(罗讷河第一/卢瓦尔河第二),加龙河最终经波尔多汇入大西洋的比斯开湾,因此上游的图卢兹与下游的波尔多组成了加龙河德比(Derby de la Garonne)。

不过随着波尔多降入法乙,新阿基坦大区与中央-卢瓦尔河谷和诺曼底大区组成了一个“法甲断裂带”,这三个大区现在加起来都凑不出一支顶级联赛球队。

而最特殊的则是中央-卢瓦尔河谷大区,他们连法乙球队都没有,目前仅有2支全国联赛(有时也被意译为法丙)的中游球队——奥尔良以及沙托鲁,整个大区最近一次有球队参加法甲还是在上个世纪的1997-98赛季(沙托鲁),算是法国的“足球荒漠”了。

“法甲隔离带”西侧有5支顶级联赛球队,除昂热之外,另外4队都属于布列塔尼地区,因罗马帝国末期和中世纪初期跨海峡而来的不列颠移民而得名。

而昂热在古代是安茹伯国和安茹公国的首都,将三狮图案带到英格兰的理查一世(狮心王)就同时是安茹伯爵,而且他死后也葬在昂热教区的丰特夫罗修道院(Fontevraud Abbey),是少数安葬在法国的英王。

安茹地区最强的球队是西部昂热体育俱乐部,专门强调了其地处法国西部,他们的主场是以波兰裔球员为名的雷蒙德·科帕(曾经的法国足球第一人)体育场,因为昂热是科帕加盟的首个法甲球队,而他晚年也是在昂热去世。

南特属于历史上的布列塔尼地区,并且曾经是布列塔尼公爵城堡所在地,但法国在二战后进行行政区划改革时,人为地将南特所在的大西洋卢瓦尔省编入卢瓦尔河大区(而非布列塔尼大区),并成为了卢瓦尔河大区的首府。

南特足球俱乐部是一支法甲劲旅,他们与摩纳哥一样,共获得过8次法甲冠军,仅次于巴黎圣日耳曼、圣埃蒂安以及马赛奥林匹克(9次)。

其主场是博茹瓦尔区的博茹瓦尔-路易·丰特诺体育场,丰特诺曾长期担任俱乐部的主席。

布列塔尼大区的首府是雷恩,雷恩体育会足球俱乐部成立于1901年,他们的主场是罗中公园(Roazhon Park),罗中是雷恩的布列塔尼语名称。

布列塔尼大区第二大城市是菲尼斯泰尔省的省城布雷斯特,菲尼斯泰尔(Finistère)的意思“陆地的尽头”,而它也确实是法国最西的省份,毗邻大西洋。

因为菲尼斯泰尔省的编号是29号,所以成立于1950年的布雷斯特体育会在视觉符号中加入了数字“29”,此外,标志中的S指的是体育会(Stade, 此处参考法甲官方账号,因为我在法语词典没找到stade有“体育会”的意思),B指的是布雷斯特(Brestois,Brest的形容词形式)。

布雷斯特不仅是目前位置最靠西的法甲球队,甚至比现今所有的英超和苏超球队都更靠西,而且他们还赞助了西半球的一支业余球队——纽约布雷斯特体育会,可谓是“心向西方”。

布雷斯特近期在推进新主场的建设(还没打地基),他们现在的主场是以前市长为名的弗朗西斯·勒·布雷体育场,容量约1.5万人。

布雷斯特是法国大西洋舰队的主要锚地,其东南方向的洛里昂被称为“五港之城(La ville aux cinq ports)”,因为它的功能涵盖军事、货运、客运、旅游以及渔业,甚至洛里昂足球俱乐部就直接以“鳕鱼”作为昵称。

洛里昂的主场是以前市长为名的伊夫·阿雷马特体育场(容量约1.8万人),此人最高曾做到国民议会副议长,算是副国级领导。

除欧陆19队之外,法甲目前还有一支岛屿球队——拿破仑老家的阿雅克肖竞技,他们俱乐部标志的左上方是摩尔人,右上方则是一头熊,虽然乍一看有点儿像老虎。

阿雅克肖的主场可容纳大约1.05万人,是现今容量最小的法甲球场,它以前市长弗朗索瓦·科蒂而命名。科蒂是拿破仑的远房亲戚,也是科蒂香水的创始人。

阿雅克肖竞技的同城对手阿雅克肖加泽莱克也曾参加过一届法甲联赛(2015-16赛季),那么“加泽莱克(Gazélec)”是什么意思呢?直接搜的话,您会发现无论是英语、法语、意大利语还是科西嘉语词典中都没有这个单词,中文资料也鲜见讨论。

经过仔细查询,我得出了答案——阿雅克肖加泽莱克的源流之一是法国天然气公司(GDF)和法国电力公司(EDF)的联合服务部所设的企业俱乐部,于是将“天然气(Gaz)”和“电(élec)”合成为“加泽莱克”,并加入到球队的命名。

由于阿雅克肖加泽莱克的实力较弱,因此与阿雅克肖竞技组成科西嘉德比的则是巴斯蒂亚体育,他们也是唯一获得过法超杯(1972)和法国杯(1980-81赛季)的科西嘉岛球队。

整体来说,相对于西强东弱的德甲、北强南弱的意甲以及伦敦独大的英超,法甲俱乐部的地理分布较为均衡,本土的13个大区中,仅3个大区没有顶级联赛球队;同时,法甲球队最多的大区也不过只有3队,没有鹤立鸡群的聚集区。

法甲的另一个特点是没有同城德比,原因之一是很多球队需要地方政府的财政补贴,如果一个城市有多家俱乐部,那么每家都分不到多少钱。

而原因之二要怪维希政权,他们当时通过行政命令要求一个地区只能有一家主要的足球俱乐部,许多球队因此合并。此外,维希足协还是可以入选世界三大奇葩足协的存在,他们甚至一度将每场比赛的时间改为80分钟(参见笔者曾经发布的《法国足球断代史》)。

为了提高联赛竞争力,并且增加单个俱乐部在赛季末从职业足球联盟分得的收益,法甲从2023-24赛季起,将和德甲一样只有18支球队,。

为配合法甲的收缩,本赛季的法乙只有冠亚军能够升级,目前排在前两位的是诺曼底大区的勒阿弗尔和新阿基坦大区的波尔多,如果他们在下赛季顺利升入法甲的话,那么斜刺法国的“法甲断裂带”将被消弭。

法国是卡塔尔世界杯的亚军,讲完它之后,接下来的主题自然就是当届冠军——阿根廷,头一个要讨论的就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城的阿甲球队。

以上是图述数说原创的第115期足球地理,欢迎评论、点赞与转发,与您一起探索真知!

布列塔尼地区还是法国的德比氛围比较浓厚之地,虽然南特已经离开布列塔尼,但是每年雷恩和南特的德比战都是法甲焦点。个人很喜欢南特主场的氛围,博茹瓦尔球场一片黄绿色,给对手很强烈的魔鬼主场直视感

五大联赛神tm存在争议 我十几年前看cctv5 买足球周刊 里面的五大联赛一直就是英西意德法

南特的历史和布列塔尼是分割不开的,作为布列塔尼公国的都会,对现任布列塔尼首府的雷恩那可真是又爱又恨。之前有了解过一点吧,南特所属的布列塔尼和昂热所属的安茹有些许小摩擦,所以南特/雷恩的布列塔尼德比和南特/昂热的西部德比应该是每年南特城最为关注的几场比赛了。

“香槟”指的是香槟地区(兰斯和特鲁瓦是其中心城市),理论上讲在这里酿造的香槟才是真正的香槟(注意不要在中场休息时打开)。我靠我服了you

法国经过几百年的思想革命之后 没有西班牙那么分化的城邦地域,而且还是个共和制国家。感觉相比其他西欧国家 法国更加集约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他76岁的以太网之父荣获图灵奖
Next post 因扎吉无缘欧冠 AC米兰公布新赛季欧冠25人名单